阿近

谢谢你来听我讲故事

【evanstan】Pieces Of Us.

幼儿园逻辑和文笔。

*
他从严寒中醒来,首先看到的是Curtis。他在列车上,外面是终年不化的雪景,他知道。他被威胁着打开那些门,Curtis告诉他TJ被那些警卫带走了。他不知道TJ是谁,就像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一样,但是他照做了,因为他想要往前,打开所有的门。

Curtis没有骗他,TJ就在那里,三扇门前的一节车厢里,他被丢在角落里,那些肮脏的毒品,克伦诺散了一地,侍卫的血凝结成了河流在男孩身边蔓延开。他盯着男孩熟睡的样子看了很久,他觉得男孩安静睡着的样子很熟悉,眉眼的轮廓仿佛在心底曾描摹过无数遍,但他记不起来那些过往,他只觉得那些是他所珍视的,然后他想,他要到前面去,那里有他想要的一切。

Curtis没有跟着他,抱着男孩的尸体沉默不语,没有眼泪没有咒骂,仿佛丢弃了自己的灵魂。他觉得这就是他所熟悉的一部分,有星星点点的轮廓在脑海里,但钩织不出完全的影像。

然后他见到了Jack,和男孩一模一样的面容,多了几分顽傲,嘴角的笑更是高傲,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演绎着居高临下的味道。Jack让他打开那些门,他说他要占领那里,语气轻蔑到仿佛只是吃掉一块蛋糕那么简单。Jack说,车厢的主人一定会是他,因为他有Jonhnny。他看到了Johnny,又一个Curtis。Johnny炫耀着点起一团又一团的火,在Jack的指令下逼着他打开那些门。

不要你们指使我,他想,看着车厢挂着的地图,隐隐约约感到了危机四伏。门开了,是供水站,侍卫们端着闪耀着锋芒的军斧等待着他们,Johnny兴奋地摩拳擦掌。侍卫中的一人突然砍断了水箱,Johnny的火焰开始黯淡,然后是鲜血四溅。

他们都死了,他看到。他打开了另一扇门时,身后的Johnny护着身下的Jack,脖颈上流下了最后一滴血。

Barnes中士在门后看着他,举着枪对准了他的头,他举起了双手表示臣服。然后他看了Steve Rogers,穿着可笑的小丑戏服拿着他的盾。他刚想提醒Steve拿好他的盾千万不要松手,侍卫如墓穴的蛆虫蜂拥而至,火车的内壁被轰开了口子。Barnes中士掉了下去。

Steve瘫坐在迎着凛冬的寒风里。他走到Steve的身边,语气冰冷如车厢外的冻土,他说,你应该跟他跳下去。

Steve的蓝眼睛看着他,带着疑惑,却又明确知晓着。否则他会被俄国人抓走的,他说,你不能让你的Bucky被他们抓走,他们会给他洗脑,会折磨他,你不会想要看到这一切发生的,我知道,你不用怀疑我。然后他看着Steve的瞳色开始沉淀,握紧了自己的盾,对着他行了简单的敬礼后,跳了下去。

他继续走。每一节车厢里都有Steve,不Johnny,或者说Curtis。还有TJ,Bucky或者Jack。他们都有同样的面容,都有同样的结局。但他们最后还是都死了,是的,用最惨烈的方式演绎着他们的感情。他知道所有人的结局,唯独不知道自己。不知道自己是谁,只是单纯想要上前。

他看到了车头。穿着长裙的黑发吉普赛女郎笑着欢迎他来到列车的终极。Evans先生,她说。

那扇门不是他打开的。Sebastian穿着深紫色的外套,领结打的恰好。他说,Chris,你终于还是来了。

Chris,是的,他想起了他的名字。他看着Sebastian为他拉开了两人宴席的座位,桌上的银烛台闪耀着光。他没有坐下,而是看着Sebastian的蓝眼睛,跪了下来。他匍匐在男人面前,用最虔诚的姿势吻着Sebastian的鞋尖。他说,Sebby,我终于来了。我甘愿当你的奴隶,不要再关上那扇门,好吗。

然后他看着那张鲜艳的红唇翕动着告诉他,Chris,这是你的梦啊。

是你想要用无数种方式让我们相遇,相爱,然后一起死去,不是吗。你让Curtis捡回了TJ,放弃了权欲,你让Johnny放下了高傲,为Jack卑躬屈膝,你让Steve放下了美国队长的责任,去追随Bucky.......你看到了吗,Chirs,我一直都在这里,只是你无法舍弃你看重的一部分,打开那些门。

醒来吧,Chris。

他看着罗马尼亚男人按下了桌边的开关,银色的刀具闪耀着光。引擎停下了,然后寒冷侵袭着他们,直到他们被吞噬殆尽。他始终搂着Sebastian,他们还是都死了,和列车一起,和Chirs的梦一起,用最惨烈的方式。

他醒了。

酒吧的灯光该死的晃眼。Sebastian在他身边,微微扬着带着点胡渣的下巴,嘴唇依旧红艳诱人,对着酒保胡乱聊着什么。他想起了这是场庆功宴,还有些其他人,他看不见。Sebastian看到了他,牵了牵嘴角说道,Chris,你终于醒了。

他看着男人的眼睛,深蓝色。他知道,他知道这个罗马尼亚男人脸部的每一条的曲线,但这不够,远远不够。他想要更多。

他不能在畏惧着那些舆论了。他要去打开那些门,他想,他可以为了Sebastian去死,更何况只是说爱他。

他听到自己说,Sebby,我爱你,你知道吗。

他的罗马尼亚小麋鹿瞪大了眼睛,然后喷发出了浅浅的嗤笑。傻瓜,他说。

你忘了我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吗?还是说你只是想跟我玩玩什么重现初遇的场景?别忘了这里还有那么多跟来的狗仔,小心一点。哦!Btw,你的衬衣上还有酒渍呐,Chris先生,这样的话你的印象分很容易被打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Sebastian笑着去抿手里的啤酒,还没凑上瓶口,一张毛绒绒的脸就凑了上来,伴着一个毛绒绒但是用力的吻。

很好,他已经是他的了,Chris想。那些门已经开了,门后的Sebastian穿着正装等着他,他牵上了那个Sebastian的手。你想和我一起离开这节列车吗,他说。然后他吻上了Sebastian的无名指。

雪停了,火车停了,但他们的心还在跳动着。

他又加重了那个吻,手掌按在了Sebastian的肩上,男人想挣脱,但在骚动以后安静回吻了过去。他听到狗仔和群众们喧闹的声音,他不再在意了。是时候打开最后一扇门了,他想,他愿意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的秘密。




评论(4)

热度(35)

  1. 长生翼阿近 转载了此文字